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玩家 > 原创文学 > 劳劳丝的袜子正文

劳劳丝的袜子

2016-07-21 来源:威格拉 责任编辑:www.iweigela.com

分享到:

周末的早上,如果不是康蔚祥的电话,徐心萝是准备睡个懒觉的。

七点的时候,康蔚祥的电话如期而至。他在电话里说:小萝快起来,咱们去爬山吧!

他的声音诚恳亲切,一如他的为人、他的笑,让徐心萝无法拒绝。她没开灯,三月底的清晨还是有点暗的。她打开窗帘,就著晨光换上了一身运动服。等她一切就绪,康蔚祥的车已经在楼下等著她了。

他们去了郊外的一座山,车程半个小时左右。原本就是三线小城,山清水秀之余,交通也便利。当然这不是徐心萝当年决定从一线大城市退回来的全部原因。 

三年前,徐心萝二十七岁,每日神情焦灼地在G城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工作。薪水还成,可就是忙。忙到没有时间睡觉、没有时间旅行、没有时间好好打理额头上层出不穷的青春痘。更要命的是,她没有时间恋爱。

有时深夜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加班的徐心萝,听见墙上掛钟滴答滴答的声音,就会莫名恐慌。青春在一点一滴流逝,而她似乎还没有好好享受。没有时间shopping,所有的购物都在网上完成;除了奔命似地出公差,没有度假的时间,这些她都能忍。可她的身边一直缺少一个贴心的爱人,她在这偌大的城市里一直都是一个人。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女生该过的日子。

所以她瞅准了一个机会,搬回了小城。童年、少年时的朋友、同学大都还在,每个周末都有聚会。其乐融融间,那些因为想要找份爱情,所以才搬回小城所產生的小小羞耻渐渐地消失了。同学旧友们大都已婚,有不少也已经拖家带口,未婚且单身的女生就剩下她一个。同学聚会时大人一桌、孩子一桌,孩子中年纪大点的儼然已经可以照顾更小的孩子了。

这些热烈的情景让徐心萝动容又忧伤。人间烟火,徐心萝想,一个女子再强势,也还是想要追求这些红尘俗气的东西。至少她是这样,想想当年刚刚考入名牌大学法学院的她,也曾经自命不凡地认为,她会成为职场上呼风唤雨的女强人。爱情嘛,就先等等。

但她今年已经三十岁了,別人不催,自己也有点著急。不是著急想要嫁人,而是想要一份爱情。说起来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她的上一份感情还是在大学里,她自己都有些记不住男主角的样子了。

康蔚祥是俐俐介绍给她的,说是自己远方亲戚的邻居,一表人才、家境殷实,父母也都通情达理。年过三十了还没结婚,是因为他一直在拚事业。他父亲那一代创立的公司,到了他手上由他经营几年后,业务量已经翻了一番了。

她去见了,没有什么心跳的感觉,但对康蔚祥也是一点都不討厌的。她自己的条件不差,別人给她介绍的男人,条件也都是不差的,而康蔚祥无疑是那些男人中条件最好的一个。他得体亲切,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,整个人就像他那身昂贵笔挺的西服一样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可是徐心萝却知道,自己並没有爱上他。她一直相信,如果真的是命中注定的爱情,那第一眼她就会有化学反应。

和康蔚祥约会几次后,俐俐问她感觉如何。她如实说了,俐俐在电话里,忍不住劈头盖脸地念叨她:什么爱情不爱情的,对你好,才是真的。別看你年纪比我大,怎么想法还是这么单纯?你以为这是在演偶像剧吗?

徐心萝哑然失笑。回过头来,也在心里对自己说:就这样吧!还想怎么样?自己几乎是什么都不用做,就获得了安稳的、入世的、人人都艷羡的幸福。

康蔚祥带徐心萝去了明华山,山势不陡,也不怎么危险,晨练的人也不少,空气难得的新鲜。徐心萝见康蔚祥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,忍不住问:你经常来这里吗?

是啊!我挺喜欢这里,所以常来。有的时候烦了、闷了,需要排遣压力,也会自己来爬山。不过以后好了,以后小萝都会陪我来了,对不对?

他笑嘻嘻又充满期待地看著徐心萝,她也只好跟著笑笑。她望著康蔚祥,刚刮过鬍子的脸上,青灰色的鬍渣已经若隱若现。她知道最近他的公司很忙,又要在別的城市开设分公司,所以他压力很大。

但不管再忙,每个星期他都会和徐心萝见面。他们一起去看电影,逛动物园、游乐场,或者驱车往返邻城,去看画展和艺术展。交往几个月了,一直如此。

难怪俐俐总是羡慕地酸她,说她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,才积福遇见了康蔚祥这么完美之人。徐心萝听了只是笑。

从山上下来,已经接近午饭时间了。上车前康蔚祥接了一个电话,掛了电话后他有些迟疑,但还是开口问徐心萝。

小萝,有个事,希望你別介意。

徐心萝问他是什么。

他说他的父母打电话来,问中午能不能一起吃午饭。他告诉他们自己正和徐心萝在一起,他们就兴奋地邀请她一起去。

徐心萝知道康蔚祥並不和父母同住,自从把公司交到康蔚祥手里后,康家父母就全身而退,从城里搬到了郊外。整天在院子里种菜养鸡,过起了神仙般的隱居生活,只有在需要买生活必需品的时候,才进城一趟。如果康蔚祥也正好有空,三个人就聚在一起吃顿饭。公司不忙的时候,康蔚祥也会去陪父母住几天。

见徐心萝一直没有说话,康蔚祥赶忙说:如果你觉得今天不合適,那我还是推了吧!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。

徐心萝说:我只是担心今天穿成这个样子……

因为要爬山,所以她没有化妆,穿的是鬆垮垮的运动服。头髮乱乱地在脑袋上扎成了一个球。

这样很好啊!很自然、很可爱。康蔚祥还是夸她。

最后定在了城东的一家川菜馆。康蔚祥订好包间后,把地址发给了他的父母。

康蔚祥说:我父母这是第一次见你,他们比你还要紧张呢!

徐心萝知道,康蔚祥一早就在他父母跟前,把自己夸成了一朵花。

康蔚祥点好了菜,提前去收银台结帐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徐心萝突然意识到,自己穿错了袜子。

都怪自己早上起床穿衣服的时候没有开灯,所以一直没察觉,原来脚上的袜子不是一双。竟然一只是黑色的、一只是深蓝色的。

她在心里骂自己粗心又邋遢,这爬山的一路上,也不知道康蔚祥注意到了没有。

可也就是在此时此刻,徐心萝好像有一点明白了。和康蔚祥交往的这几个月以来,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劝徐心萝,一定得抓住这个男人不放手。一旦放了,就很难再找到条件这么好的人了。

曾几何时,徐心萝望著这个陪在自己身边,永远得体、永远微笑的男人想:那就这样吧!说不定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可就在现在,徐心萝醍醐灌顶了。康蔚祥是个好男人,是个百里挑一的优秀男人,是个完美的结婚对象,但偏偏自己不爱他。她本以为爱情可以慢慢培养,但这么些日子过去了,她对他还是谨小慎微的、心怀愧疚的。

她总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他、总是觉得自己欺骗了他,所以只要他提出来的事情,她都尽量积极地响应配合。哪怕是让一贯討厌在休息日早起的她,在清晨七点钟就爬起来去登山。

这些想法,她没有给別人说过,因为她知道別人会怎么想。別人会觉得她是个矫情的坏女人,这么好的男人给了你,你怎么还是不满足?你到底想要什么?

是啊,徐心萝问自己:你想要什么?

她想要一份「非你不可」的爱情,想要隨之而来的心动、失落、思念、忧伤、焦虑、惆悵。她想要尝试这一切。她不想再感到愧疚。她想要花男朋友钱的时候的那份理直气壮。

就在那个时刻,徐心萝穿著那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,只有她自己才会感到不舒服、不自在的袜子,一步一步离开了那个餐厅,还有那段关係。她的心里充满了抱歉。但她知道,自己终有一天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她只想把伤害降到最低。

她叫了一辆计程车回家,在车上她给康蔚祥发了一条简讯:替我向你的父母道歉。我不想再骗你。你如此优秀,可我却没有爱上你。对不起。

过了好一阵子,康蔚祥才回覆给她:我明白了,祝你幸福。

他冷静得让人难以置信。他爱她吗?爱上一个人的人还能如此理智、如此得体吗?她不知道。

徐心萝突然觉得无比的轻鬆。堵车了,计程车被夹在车流中间动弹不得。徐心萝付了车费下了车,穿过车流,她在人行道上像孩子一样地奔跑了起来。

她三十岁了,可那又怎么样?她仍旧像十八岁的少女,並且会永远如同少女一样地渴望、寻找、等待那一份胜却人间无数的、纯粹的爱情。

徐心萝內心充满了希望。她大步大步地跑,在自己「怦怦怦」的心跳声中流下泪来。

与「劳劳丝的袜子」相关的网页
更多原创文学文章:
劳劳丝的袜子热门专题


www.iweigela.com 威格拉©Copyright 2016-2020

威格拉男人网:「劳劳丝的袜子」由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!